鲁本斯和米开朗基罗

盾冬邓哈重佐高梅。

湾区小伙伴约起正义联盟吗

Bay Area有还没看正义联盟的小伙伴吗! 约起来约起来!

MOP贴吧哪儿去了

我记得几年前登录MOP的时候,有三百万关注来着,最近一登发现贴吧变成了猫扑,有人知道贴吧到哪里去了吗……

[TFP·擎蜂]被卡车碾过

天唱魔音:

※今天搬家结束,这两天天津爆炸了心情不太好……先放一篇很随性的文来告诉各位我还活着。


※TFP背景,部分设定取自真人世。


——————————


“爱情”是一个外来词汇,当拉斐尔指着电视上杰克和罗斯相拥的身影教给大黄蜂这个词时他懵懵懂懂地记住了。出于好奇他在互联网上搜索了“爱”字的解释——对人或事拥有的深挚的感情。于是他默默思考了半晌,他觉得自己爱拉斐尔,爱所有汽车人战友,爱他们的领袖……他认为爱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只不过他爱某些人多些,爱另一些人少些。


他欢天喜地地找到擎天柱告诉他自己爱他,好炫耀一下这个新学的词汇。可他没有等到大哥的夸奖,擎天柱复杂地望了他很久,久到让大黄蜂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最终大哥开口了,语气复杂得令他听不懂:“你还小,大黄蜂……你没有分清爱之间的区别。”


难道爱有很多种吗?拉斐尔并没告诉他这个,他觉得爱就是爱,是和愤怒与快乐一样明确、具体的感情。大黄蜂又找到救护车对他说了同样的话,严厉的军医吓得扔掉了扳手。“你的CPU被卡车碾过吗,大黄蜂?!看来我要给你单独安排一次检查了。”


大黄蜂气恼地走开了。人类把爱奉为最神圣的感情,而他的赛博坦同胞们却避之而不及。他变成车型在荒漠间疾驰数里才驱散不快,回来后打算再也不提有关爱的话题。


救护车没有真的检查他的CPU,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傲娇着,好像那场谈话从没发生。可是擎天柱……大黄蜂隐隐感到擎天柱与自己之间竖起了一堵复杂的墙。那双温柔的光学镜不再注视他,他们的交集仅剩领袖与士兵间的命令与服从。


擎天柱带给他的距离感让他困惑,他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他想找大哥谈谈,却害怕雪上加霜。


可是战争没有再给大黄蜂犹豫的时间,威震天在地球安营扎寨并炸毁了汽车人的基地。汽车人载着各自的人类同伴四散而走,擎天柱留下断后生死不明。


大黄蜂迫不得已改变了涂装,这有效地避开了霸天虎,可是过于暗沉的颜色会使自身辨识度大大降低。没有通讯装置,寻找同伴犹如大海捞针。抱头鼠窜的日子不好过,他与拉斐尔相互鼓励,然而绝望依然日益强大。


每当黄昏的时候,大黄蜂喜欢面朝西方休息。贾斯帕有荒凉的平原,荒凉到连沙石都不愿落脚。可是大黄蜂喜欢一望无际的荒漠,因为没有山川遮挡的地平线上有最壮观的夕阳。被阳光烫红的云彩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焰,天幕从火苗的缝隙间挤出本初的深蓝色,那辆红蓝相间的卡车出现在天上,轰响引擎向他驶来。就在卡车即将从身上碾过时,大黄蜂光学镜一花,幻象消失了。清洁液滴落在干涸的土地上,他抓起一把沙土将水迹掩埋。


大黄蜂爱他的大哥,纵使他不懂爱之间的区别,他也敢说擎天柱是整个宇宙中他最爱的生命。当擎天柱重新屹立在他们面前,他几乎失控地想扑到他的新品接收器旁大哭!但他仅仅站在跟前激动地全身卡顿,发出的电子音组不成句子。


擎天柱看着他突然笑了。死里逃生改变了擎天柱,他又能柔和地对大黄蜂笑了。角色奇妙地颠倒过来,大黄蜂开始回避,大哥的温柔来得太突然他只想静静。最终擎天柱还是逮住他,云淡风轻中还有笑容:“Bee,新涂装很漂亮……”


当晚他溜出基地,对着玻璃幕墙上反射的模糊镜像臭美。他不喜欢黑色,那是属于霸天虎的颜色,是死亡与混乱的颜色,可是现在他反而越看越喜欢。明天他要亲口告诉大哥他的新装备也很酷。


擎天柱的归来是场奇迹,然而奇迹不会每天发生,任何意外都可能夺去战士的生命。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上一秒和下一秒也许千差万别。大战的前夕大黄蜂竭尽全力想留在大哥身边,他想永远当他的小战士,当他的小尾巴,看他的面甲金属渐渐老化,听他的发生器出现苍老的杂音……大黄蜂甚至希望自己的光学镜能长在擎天柱身上,这样他就能每天每年看着他,如果有一天自己战死沙场,也能把大哥的身影永远定格在光学镜前。


只是大黄蜂没有料到那一天到得如此快。他手持星辰剑跃向他的领袖,却太过专注于前方没看到威震天举起加农炮对准了他的火种舱。


死亡来临时没有丝毫痛苦,火种之光熄灭了,他却在另一个世界苏醒。没有传说中的火种源和普神,只有最后一刻留在光学镜上的画面,和擎天柱绝望的吼声。大黄蜂有些遗憾,他本想在死时看见大哥微笑……


景物之间有了裂纹,它们忽然炸裂成碎片,拉长变宽连在一起快速地从大黄蜂眼前飞过。走马灯,原来赛博坦人也有这个。回忆像电路里涌动的电子流,数不胜数何其繁多。有不少记忆早已烂在芯片的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或者被加以密码深深锁住……然而此刻,记忆数据通通在走马灯里复苏,每一个音节都鲜活地如同亲临。


他听见某位诗人的句子:“爱便是你愿为他牺牲千万遍。”


虚无中他感到熟悉的悸动,来自燃烧的火种。触觉一路苏醒,指尖感受到坚硬冰冷的物体,他握紧星辰剑化作一道金光激射而出刺穿威震天的胸膛。


暴君落入宇宙成为冰冷的钢铁,红色的光学镜紧紧盯着大黄蜂——威震天即使死了,他的余威也能穿透宇宙杀伤你。然而他毕竟死了……大黄蜂望着他消失在大气层中,不知大气的阻力能否将钢铁燃烧殆尽。他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


“我们回家吧,大黄蜂。”


小战士抬头看到大哥的脸庞,那张面甲被战争刻上了沧桑的印痕。他清楚地记得每道痕迹诞生的时间地点,它们因何而生,又是谁创造了它们,而今战争结束,大哥脸上不会再添新的划痕了。


没有过多哭泣或大笑的冲动,他仰望着领袖用自己的声音说:“我为你而回来。”


他们回到复活的母星,钢铁的星球焕然一新仿佛新生,只有夜空中的星星早已不是原来的陈列。宇宙在冥冥之中变化着,数以千计的恒星陨灭,千千万万的新星升起——百万循环后谁还幸存于世,谁和谁还能相守如初?


当夜他们肩并肩躺在飞船甲板上,满天星辰已组不成熟悉的星图。大黄蜂说,他想起地球的传说,死去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他握住擎天柱的手说:“大哥,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会变成星星守护你。”擎天柱紧紧地回握他,他转过身来看着大黄蜂,那是从未有过的坚定:“我是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


大黄蜂出神地望着大哥的光学镜,那里只有一个自己。他们同时向对方靠拢,电波在两人间迸发出危险的高温——这一刻到了,他们心照不宣。


初次对接伴随着难以忽视的疼痛,过于小巧的机体像一叶扁舟在狂风骤雨中起落不定。他攀住擎天柱的肩甲,在散热风扇的轰鸣声中听到深爱之人的低语——“我爱你”。


清洁液不受控制地流下,大黄蜂许久没这样痛哭过了,他坚强地不曾在伤痛时哭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流光一辈子的眼泪时突然又笑了——他的走马灯剧场里没有比此刻更幸福的回忆了。


他早就开始等待这一天了,也许从擎天柱认命他为一个真正的战士开始,也许从他焊上汽车人标志时开始,也许还要早,可能当他还是个记忆芯片未完全激活的幼生体,在远远地看到那个雄伟的红蓝色机体时……便已然开始爱他。


那辆红蓝色的卡车早已驶入他的火种深处,把厚重的爱意深深碾压在芯上,融进每根回路,神不知鬼不觉地长大膨胀,当他终于得以察觉时它已巨大得承载不下。


第二天大黄蜂重新上线,机体的酸痛几乎让他哭出来,那疼痛仿佛被卡车碾过似的。


但他确实被“卡车”碾过了,由内而外,彻彻底底地。他心甘情愿。


【END】


P.S.胜利的爱神没有坑!只是假期一直在读三国,不利于这些儿女情长【儿儿情长?】的写作……

德普相关访谈及活动、剪辑视频整理附链接

如佩如珏:


对,我就喜欢普叔如同学校网速一样的语速🙄
墙裂推荐和感谢:娇妮待扑字幕组
☞http://weibo.com/u/3247204303☜


『有好玩的新视频会不断加进去,更新视频会放在开头的位置』


插一句:如果手机端没有办法打开链接的话,在手机浏览器上打开网页版就可以打开各个链接啦


【Hello little girl 单曲】


分享Johnny Depp/Lilla Crawford的单曲《Hello, Little Girl》: http://music.163.com/song/30355211/?userid=334256522 (来自@网易云音乐)


【东方快车谋杀案预告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04362


【听到生日老头娇羞得用头发捂脸嗷嗷嗷嗷】


https://m.weibo.cn/status/3851054435726845?luicode=10000011&lfid=2302831836594353&featurecode=20000180


【德普在加勒比海盗片场为粉丝签名】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25896


【Johnny Depp 之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20499


【It's never too late to love you ~个人混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43511


【6分钟看完德普从小到大外貌变化,我只想说美的人一直美,帅的人从小帅,普叔年纪越长越有味道】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10415


【个人角色混剪~up主剪的超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83508


【大毒枭花絮,德普嘴含钥匙遭强吻23333,这撩汉技能,惭愧惭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61977


【1988龙虎少年队走红后,普子采访】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2ODAwODE3Ng==.html


【不一样的天空访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530019


(这个访谈似乎在很久以后才拍的,看普叔的装扮好像在拍加勒比海盗)


强烈推荐这部电影,b站里有资源,1993年的老片,有普子的盛世美颜,小李子的彪悍演技,看完超级感动,里面的妈妈已经去世了😭😭


【2014details 封面拍摄普叔与吉他🎸,清空血槽】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24999


【日本啤酒广告,普叔弹吉他】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68664


【不会画画的吉他手不是个好演员~摇滚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636603


【他,无与伦比。电影混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69298


【普叔电影混剪,遇见普叔这么多的角色,多幸运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733631


【加勒比海盗Ⅱ聚魂棺~普叔采访】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27984


【加勒比海盗1-4花絮笑场合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17610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250202


【普叔扮成杰克船长去儿童医院看望生病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温暖,这么甜,这么骚气满满的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7261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75265


(普子一不小心暴露了傲娇低调的本体)


【爱丽丝梦游仙境2欧洲首映式上羞涩普叔个人访最后被他萌哭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43138


(宝宝好害怕,宝宝要回家(ฅ∀<`๑))


【普叔最喜欢的一句疯帽子的台词是自己加上去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08726


【疯帽子现场花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148608


【杰克船长之失恋阵线联盟,画风超可爱】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465145


【普叔参观迪士尼三分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87138


【评论说40分钟说了129个you know ~来源CNN】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79445


【诺顿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292518


(20151127我普叔神模仿川普,嘉宾还有大表姐、一美等,其实我被那个shit的故事圈粉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63183


(S10E03嘉宾有凯瑞穆里根等)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29466


(S18E09嘉宾有本尼等)


【鸡毛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21388


(20170518谈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象)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21388


(2015011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95999


(20160523体型什么的我普叔不care好嘛)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93602


(20150910口残普难道不是最理想的英语听力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50494


(20140407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艾伦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19164


(14年的一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455703


(腹黑普谈比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51383


(生肉)


【奥普拉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414898


(03年有多水嫩你们自己瞅吧)


【莱特曼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642104


(1999年不变的是坐姿2333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81171


(P3是普叔,每次谈到孩子普叔就一脸宠溺啊)


【伦敦的小学生写信给德普要反抗老师,然后可爱德普叔就带着一群海盗闹学校去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747169


【普叔扮成杰克船长,突袭加州迪士尼乐园,暖哭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176000


【普叔扮成疯帽子与游客互动~嗷普叔一定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33868


【开花评价普叔及两人同台剪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90347


【女装骚气普!!!麻麻,这个男人有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22199


【德普\小李子—狐狸精】这个视频超级可爱~~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32242


【不一样的天空采访—当年的小李子和普叔嫩的掐出水!!】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10814/


【不一样的天空现场花絮!!长发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04546


【you know狂魔——加5德普叔访谈个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024628


【加5拍摄幕后及花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745383


【摇摆狂魔普叔—加5主创采访】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524854


【儿砸觉得钢铁侠比老麻雀帅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35649


【普胖胖助阵曼球球,摇滚普不要太性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7152

【高祁/祁高】十年灯 (四) 民国AU

场景美的近乎残忍,能看到带着岁月刻痕,浮着淡青血管的手,拿着系了缎带的纸包。听到皮鞋走在石板路上有条不紊的脚步声,掺了华发的额头,玳瑁框眼镜,和和气气的斯文败类。

木同:

(一)(二)(三)


Note:不想写了,这对师徒,不OOC就丧,不丧就OOC,真是服。我还是去写拉郎和水仙吧。


————————————————————————————


祁同伟在梦里,梦在夜里。


这夜很黑,这黑色浓稠如雾气,丝丝缕缕的渗进他的四肢百骸。


他陷在一团污泥里,污泥也是黑的,紧紧裹挟着他的双腿。


他却不觉得害怕。


因为他头顶上有一轮月亮。


月光落在他脸上,身上,撒进他眼睛里,他能看见的,全都是那白亮的月光。


在梦里他想,其实月光也没有什么益处。


照在身上是冰凉的,像流水,有时甚至像是逶迤而行的蛇腹。


而他越挣扎着想靠近那月亮,就反而在污泥里陷得越来越深。


可是呢,他又想,那毕竟是月光啊。


祁同伟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在枕席间摸索了一下,然后睁开了眼睛。


已经快中午了,阳光在墙根下留下窗棂斑驳的样子,祁同伟环视四周,高小琴也不在屋里。他想了想,这倒也是正常,高老板手下的场子日夜都有生意,总不能像他这样一个赋闲在家的穷汉一般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思及此,祁同伟再也睡不着了,却着实不想起来。


走私药品一事过去已经半个月了。赵立春说话还是算话,拿了他的钱财,也替他销了灾祸。不知道他从哪里抓来两个军统上海站的特务,给祁同伟当了替死鬼。日本人那里交了差,还声称人是祁同伟抓住的,给他记了一功,紧接着便向上头申请把祁同伟调任到76号做了自己的副手。


纵然祁同伟心里千般万般不愿意,少不得又演了一出感激涕零谢主隆恩。


只是经此一事,他算是彻底上了赵立春的船,外人看来,便是实打实的汉奸卖国贼了。


祁同伟在枕席之间长长叹了一口气,伸手从床头柜上摸过香烟,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这时候就听见外间高小琴跟女仆阿玲讲话的声音,讲的是苏州话,隐约听见是在问他起来没有。


他委实不想起来,赶紧又吸了两口,把烟按灭了,还掩耳盗铃的在眼前挥了挥手,想疏散烟气。正折腾着,就听见高小琴高跟鞋哒哒哒的往卧室来了,他便掩了被子装睡。


高小琴推门进来,先是张望了一下,她对祁同伟十分熟悉,一看就知道他根本没有睡觉,再说屋里一股新鲜的烟味。她一面觉得好笑,一面又心疼祁同伟,因此也不点破他,自己走到穿衣镜前,脱了高跟鞋,站在地毯上,去解洋装后背上的拉链。


只解了一点点,便做了个烦恼的姿态,回头对着祁同伟道:“祁大长官,你醒一醒嘛,你倒是帮帮我呀。”


祁同伟装作刚醒的样子:“怎么了嘛,一回来就吵我。”


“拉链卡住了。”高小琴对他努了努嘴。


祁同伟应了一声,从床上翻身下来,过来帮她弄拉锁,一摸就知道根本没有卡住,但他这个当上的倒是甘心情愿。他帮高小琴解开拉锁,看着她走进屏风后面去换家里穿的棉布旗袍,她换衣服,祁同伟就站在原地等她。


高小琴出来,穿的是一件短旗袍,露出的膝盖上有一块青紫的痕迹,在莹白如玉的肌肤上十分刺目。这是她那时在76号牢里给赵立春跪下时候磕碰的,她肤质娇嫩,这么久都没有好利索。


祁同伟看了心疼不已,走过去把她一把抱起来,抱到一旁沙发边上,自己先坐下,然后把高小琴搂着坐在自己腿上。他拿过一边的润肤露,取出一点,给她轻轻揉起膝盖来。


高小琴看着他垂着眼睛,纤长睫毛随着动作轻轻颤动,便俏皮的吹了他的眼睛一下,“润肤露也不治跌打损伤啊。”


“那要不你叫阿玲找点狗皮膏药我给你贴。”


高小琴轻轻捶了他肩膀一下:“那可不行,一点都不罗曼蒂克了。”


祁同伟笑着看她一眼:“那可不是嘛。”


涂完了,他搂着高小琴的腰,亲了亲她的脸,诚心诚意的说:“小琴,这次的事情真的多亏了你。要是没有你,我必定是熬不过去。”顿了顿,又说,“我觉得赵立春说的对,我真不知道几世修来的福气,能有你。”


高小琴明眸转了转,把他的手从腰上拿下来,双手握住了,“同伟,你这样讲,我下面的话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祁同伟假装一脸警觉的看着她:“什么意思,你看上别的小白脸了?”


高小琴被他逗的简直要笑的从他膝盖上跌下去:“祁大长官,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甘吃软饭,我拦不住你。”


祁同伟苦笑道:“这次破财消灾,都快叫我倾家荡产了。现在不是吃软饭的是什么。”


高小琴道:“哪有那么夸张,再说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祁同伟道:“好好好,我夸张了。你要说什么?”


高小琴轻轻叹了口气,正色道:“这事情我早想跟你说,但是你伤没好,我一直觉得时机不合适,不过现在也不能再拖了,不然更不合适。”她从睫毛下面看了祁同伟脸色一眼,“同伟,我要去香港了。”


祁同伟眨眨眼:“就这事?这有什么不合适说的?”


高小琴咬了咬嘴唇:“不是去玩,这次我去了,就不会再回上海了。”她捂住祁同伟正欲发声的嘴,道:“你让我说完。是这样,小凤不是在教会学校上学嘛,今年就要毕业了。她毕了业以后呢,少不得要租房子,找工作,接下来呢,就该寻个好丈夫,结婚生孩子。”


她描绘起自己妹妹的未来,仿佛在说自己一个即将实现的美梦一样,眼睛里都是向往的光。


“你知道的,我们两个是孤儿,长姐如母,我这个做姐姐的,少不得要替她做主。”她见祁同伟不要说话了,便放开他的嘴巴,摸了摸他的头发,“我在上海的这些年,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有一天,能给小凤一个堂堂正正的,干干净净的未来。现在这一天终于到了,怎么说呢,我也可以解脱了。”


祁同伟轻轻叹了口气,“你就忍心这样离开我?”


高小琴笑了:“祁大长官,你拎拎清楚,是你要离开我。”


祁同伟没有底气的瞪了她一眼,高小琴不为所动:“那好,若是我问你,你愿不愿意跟我去香港,远离这一切,你怎么说?”


祁同伟说不出话,他自然不能走。


“你本应该,也可以跟我一起走的。我为什么不问你,你又为什么不能跟我走,你自己不知道原因吗?”高小琴笑着戳了戳他。


祁同伟又叹了一口气:“我以前总以为,像咱们喜欢看的戏本上写的,我是英雄,你是美人,我们合该一直在一起。”


高小琴柔声道:“同伟,你若真是英雄,那我甘愿当你的美人。可是只怕,你这里是英雄,”她摸了摸祁同伟的脸,“这里却是个狗熊。”她又摸了摸祁同伟的胸口,“而是谁让你这里成了狗熊,你我都很清楚,不是吗?”


 


高育良吃了午饭,又歇了午觉,才收拾起来出了门。


先坐电车去南京东路上的书局买了两本新书,又走着到了新新百货对面的新雅咖啡馆,点了咖啡和苏打水。天气很好,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拆开了书上绑的纸绳,拿起一本读了起来,是本法文书。待到天快擦黑的时候,他才起身。咖啡馆的年轻侍者知道他是老顾客了,格外的殷勤,高育良因此多给了他一些小费,才出了门。


出门之后便过了马路,走进百货公司去,要取吴慧芬上个月订的一双手套。手套装在薄薄的一方浅黄色的纸盒子里,拿缎带绑着。华灯初上,高育良走回到南京东路上来的时候,便是一个左边夹着书册,右边夹着纸盒子的姿势。


他出了门往右转,信步溜达起来,走了不出五十米,到了街角地方,只觉得右边腋下陡然一空,有人抽走了手套盒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将他往墙边上拽过去。这人力气很大,但是发力却十分温和,仿佛是在悠荡一架秋千。


高育良被这人拉进了一道隐蔽的小巷里,还一直往更深处走,转过好几个弯,停在墙边立的一捆枯黄竹子后面。


那人转过身,摘掉帽子,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先生就不紧张吗?”


高育良笑了笑:“我做了什么需要紧张的事情?”


祁同伟抿了抿嘴,被他噎的准备好的词儿都忘了,只得把手套盒子还给他,“有两个日本人的特务……一直跟着你。”


高育良接过盒子,并不说话,只是透过镜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祁同伟低声“啊”了一下,泄气般道:“你早知道了。”


高育良道:“我倒是不知道他们是日本人,这个要谢谢你。”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祁同伟一肚子腹稿说不出来了,此地也不宜久留,有些不知所措。


高育良忽然道:“天色晚了,去家里吃个便饭吧。你吴老师也不在。”说着就往外走。


祁同伟跟了上去。


 


高育良家里只有厨娘陈妈和一个每天早上来打扫的女佣人,陈妈家里是本地的,做好了简单的晚饭,就告辞走了。偌大的公馆里只剩下师生两个。


高家的家教是“食不言,寝不语”,两个人真就一句话不说的吃完了饭,高育良垂着眼不是望着炒青菜就是望着白米饭,看都不看祁同伟,仿佛他是个摆设。而祁同伟心不在吃上,看他一眼,又看他一眼,看到的只是他玳瑁眼镜框的上缘,和他黑白斑驳的额发。


吃完了碗里的白饭,高育良把碗和筷子放下,马甲口袋里取出手帕擦了擦嘴角,便起身要走。祁同伟碗里还剩多半碗,跟着站起来,高育良对他摆摆手:“吃完再说。”


祁同伟望着他的背影,使劲扒拉了几口,把饭吃光了,然后挽起袖子,收拾起碗筷,洗干净摆好,又擦好了桌子,从餐厅摆的玻璃门柜子里拿出他老师常喝的威士忌酒瓶,又拿了两个杯子,去了客厅。


高育良正站在窗边抽烟斗,听见他进来也没回头。祁同伟把酒和杯子放下,给两个人各倒了一指高的琥珀色酒液,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他想了想,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才清了清喉咙道:“育良先生。”


高育良回过头,望着他笑了笑:“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窗外的灯光被树影斑驳成一片,高育良背对着那光源,神色看上去也是斑驳的,笑容浮在上面像是一张拼贴的面具。


祁同伟在揣摩他的想法,那一点点威士忌火烧般流下他的食道,仿佛给了他气力。他想他的先生一定没有表面上那样平静,毕竟,他把他当做无名的卒子一般利用了,用在一个他并不想要他活着回来的局里。他把他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剜了出来,用阴谋淬炼成一把刀,又捅回了原处。


他许下一个并没有打算兑现的承诺,这承诺现在倒成了祁同伟手里的一张鬼牌。


祁同伟笑了。


“有的话,我想先生大约是不愿意听,但我还是得说。”他顿了顿,露出一脸的殷勤,“先生交代我这件差事,当真难办的紧,算得上是千难万险,九死一生。”


高育良不动声色。 


“当然了,先生您吩咐我的事情,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是要给您一个交代的。”祁同伟先是讨好的笑了笑,又想起什么似的叹了口气,“只是这次的事情,单凭我一个人,实在是兜不住。所以我才找上了赵立春。”


“也不算是好主意。”高育良沉声道。


 祁同伟苦笑一声,“先生在沪上朋友众多,想必已经听说了,我跟赵长官一向是只有生意上的往来……说是往来,其实不过是人家鞍前马后的一条狗,”祁同伟垂下眼睛自嘲的笑了笑,“我替他去抓了两个军统的特务来顶罪,又陪了好大一笔钱,才请的动这尊大佛出山,替我把事情摆平了。不然要是捅到特高课,只怕天王老子也阻止不了日本人追查到底。”


高育良眼皮子跳了跳。


祁同伟道:“先生知道我的,我这个人没骨气,若是被抓去严刑拷打,只怕人家还没动手,我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招了。”他说着,便抬眼望着高育良笑了笑。


高育良看了他一眼,走过来,坐在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两个人膝盖几乎碰着膝盖。


“同伟,难为你了。”高育良微笑着说,一边拿起水晶酒瓶,替他倒了酒。


祁同伟等他倒完了,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琥珀色的酒液沾在唇上,映着和他眼里一样莹莹的光。


“为先生办差事,一点都不为难。”祁同伟带着笑,忽的往前凑了凑,离高育良很近很近了,“一想到先生答应我的,就更觉得心里有底。”


他的手轻轻搭上高育良的膝盖,感觉到那块骨头嶙峋的触在自己手心里,像是一根刺。高育良的身体绷紧了,他仍然还是那副沉稳安定的表情,然而祁同伟感觉的到,或者说他一厢情愿的认为,高育良在他面前,还不能完完全全的无动于衷。


他凑的更近了,嘴唇快要贴到了高育良耳廓上,几乎是用气声道:


“我想要先生……”


他垂下眼,看到高育良放在身体另一侧沙发上的手指痉挛般抽动了一下。


“……帮我杀了赵立春。”他把话说完了。


 


高育良在储藏室狭窄的空间里站着抽烟。


四面都是架子,摆满了各色家用,天花板很低,一颗昏黄的灯泡几乎要碰到他的头发。


他吸了一口烟,没有烟灰缸,就因陋就简,拿一个破瓷碗代替,他弹了弹烟灰,然后手就保持那个姿势不动了。


他在想刚才祁同伟说的话。


祁同伟说:赵立春必须死。


祁同伟正襟危坐:先生,赵立春不傻,相反的,他太聪明了。这样的手段,我想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起疑。也许他已经怀疑了,因为他把我调进了76号,弄到了他眼皮底下。他是想通过我,抓到我身后的人。


祁同伟笑着看了他一眼:现在我们在一条船上了,育良先生。


高育良把手里的烟按灭了,他知道祁同伟说的是对的。现在他倒是开始怀疑,祁同伟当初是真的走投无路才去求的赵立春吗?还是他根本早就做好了跟自己捆绑的打算。


他本以为这个不成器的墙头草学生是一枚卒子,现在却发现他根本是一枚車,并且越过楚河汉界到他身边来,摆出了将军之态。


倒不得不叫他另眼相看了。


彼时高育良听了祁同伟的话,也不回答,垂下头笑了笑,只道,这酒说着就喝完了,我再去拿一瓶来。


不等祁同伟回答,就起身来了储藏室。


酒就在面前的架子上摆着,高育良不着急去拿,径自点了一支烟。


他当然不只是来取酒抽烟的,他来拿一件更重要的东西。


烟抽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高育良便伸手探进架子后面的狭小空间,摸索几下,取出了一个油布包裹,拆开来,是一把勃朗宁M1910。


高育良取出弹夹看了看,7发子弹是满的,便将弹夹推了回去,上了膛。他又从抽屉里取出装了消音器的盒子,取出来拧在枪管上,然后掀起马甲把枪别在后腰里。


高育良从储藏室出来,拿着一瓶没开封的威士忌,穿过走廊,往客厅走。


他的皮鞋踩在实木地板上,哒哒作响。


客厅里流泻出昏黄的光线来,落在地上像是一滩水渍。


走到客厅门口之前高育良想了很多,但是从没想到过这个。


他站在那儿看了半响,才确认眼前的场景。


祁同伟蜷在沙发上,看上去是睡着了。


高育良走到茶几边上,垂下头看着祁同伟的睡脸。他这学生本就显得年轻,睡着的时候,表情又十分放松,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更仿佛那个在汉东军校求学的有志青年。高育良知道他大抵是喝多了,毕竟他从前就不胜酒力,每次同学们到自己家里吃饭,祁同伟总是第一个醉倒在桌子下面的。高育良觉得自己不该在此时此刻想这些事情,然而不到这时这刻,他并不曾意识到自己居然记得如此多。


高育良又走近了一点,把酒瓶放在茶几上,把枪拔了出来。


他握着枪站在那儿,寻思着好几种开枪的方式,站了好一会儿,便渐渐不想这些了,想起许多以前的事情,又走到窗边去抽烟。烟抽完了,高育良便把枪塞回了腰间。


他转身去替祁同伟寻一床被子,然而吴慧芬和女佣不在,家里这些东西,他统共只知道酒在何处,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只能把自己的大衣拿来,轻轻的给祁同伟盖上。接着又把灯给关了,然后才转身离开了客厅。


他的脚步刚消失在门外,祁同伟就睁开了眼睛。

好美……

强势鸽子:

这对CP真是好,一开始是年上,后来变成年下哈哈哈哈!
破除诅咒的西班牙船长真是美丽!我好爱他…

Molie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去看一圈微博里的鱼粮书记张志坚的粉丝站和粉丝们的微博绝对会笑个半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不行了怎么会有这么逗的粉丝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逗得我都想翻墙去看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站在人生的低谷,我追寻你,真正的英雄人物

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给这段比喻跪了……众人皆绝望,敌亦自怜自伤,你站在分崩离析的低谷中,带着灼烈的信心,如日中天。